【投書】裝監視器有用嗎?請看見幼教機構層層剝削下的報復性情緒

作者/中華國際全齡關照教育促進會理事長  王俐文

這幾年不管公立、私立或各種公私協力的托教機構,甚或是居家保母或是家庭本身,都出現多起「不當管教」案例,每每令人生氣難過許久,不禁自問這個社會究竟怎麼了?我們的教育體系出了什麼問題?「少子化」現象已經讓「孩子」成為社會中最稀有的一群人,但在亟欲保護的狀況下,卻又頻繁發生造成孩子身心傷害的不當管教事件。

在每個家長將應承擔的家庭責任理所當然堆往幼教老師肩上的今日,第一個被犧牲的就是幼教老師的家庭。我進入幼教業,已經將近25年。從老師到學校創辦人,從打掃、佈置、文書、修繕、溝通協調、自製教具、教學、彈琴、科學、藝術、管理等等,各式各樣的幼教瑣事都做過,各式各樣的挑戰也試過,皮膚越來越差,肩膀越來越厚,動作越來越快,打扮越來越少。從不會眼觀四面變成耳聽八方,從沒膽子的實習姐姐變成什麼都不怕且眾多孩子口中喊的媽媽,從怕髒不敢碰變成再髒都可以自己來……在這樣的職場鍛練下,每個幼教人在回到家庭後,都早已精疲力盡。

「無死角」的監視錄影、提高罰鍰與增加裁罰方式,就能遏阻「不當管教」問題再發生嗎?增加情緒管理課程就真的能讓家長不再憂心?改變公私幼比例就能夠減少「不當管教」問題?當了全心全意的好老師,就無法真的當全心陪伴的好爸媽。幼教人的家庭背後總有不同的故事,一個能讓自己流淚的故事,有犧牲有心酸,有無奈有傷心,把心力奉獻在成就他人的家庭身上,像無數的安全繩網一樣的交織著。我常說,最有福氣的行業,幼教業當之無愧,因為助人成長幸福,才是幼教業的使命,想要謀利,只會對幼童帶來傷害。

「一個巴掌拍不響」違法下的層層壓迫

這些不當管教案例,到底在違法背後隱藏多少潛在的問題?「不當管教」在學前教育中,似乎已成為長期不被尊重、層層被剝削下報復式的情緒宣洩結果,更道出在教育金字塔最底層的幼教老師,在受壓迫下的反彈現象政府-校園-家庭所產生的壓迫鏈,讓孩子不知不覺成為改善少子化政策下的犧牲品

許多幼教人不敢喊「我幼教人我驕傲」,是因為幼教業一直以來都被大眾當成僅有「看顧」功能的勞力工作,就像《做工的人》這部戲中所呈現的工人角色一般,卻不曾想過,一間房子的建造、一個人的品格及學習態度的養成,少了基礎教育及施作,都將造成永久的後天不良問題。

越是奠基的工作,越是不被看見,就如同房子蓋好了,大家只會稱讚設計建築師,忽略一間房子需要多少專業的工人冒著生命危險來成就一位建築師。孩子學成了,大家也只會記得最後階段的指導老師,卻忽視了教一個「似懂非懂」的孩子,比教一個「什麼都懂」的孩子還要難。我們的社會對於「表象」成品的重視仍舊多於「根基」啟蒙,不當管教問題並非只是單一機構問題,而是整個幼教體制弊病下的惡果。

重罰真能遏止「不當管教」?

回首過去,所有的幼教人在踏入幼教業時,無不是抱著愛孩子的初衷而來。在家裡,他們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疼愛的孩子,在職場,他們不求富貴只求付出,內心也都有想要完成的夢想。有人想要平凡安穩的生活,有人想要幫助更多的孩子,有人想要組成幸福家庭,有人想要繼續學習,為孩子帶來更豐富的新知。儘管不被重視,儘管沾滿孩子們的口水及訓練孩子自理後的髒穢物,都願意為了心中的夢,一直撐下去,一直努力著。

即使這份工作走的很累、很無力,被政府當成犯人管理,讓家長當成僕人使喚,受到旁人不尊重的眼神看待,內心仍像藤蔓一樣,牢牢的牽絆住那份堅韌。相信每個努力的幼教人,都不想因為體制產生的問題,而被迫讓大眾用放大鏡檢視;每個用心在付出的幼教人,都不想要自己所有的舉止行為都被透明化檢討;每個在職場的幼教人們,都想能利用專業來教導正在牙牙學語的孩子們,也想給予每個孩子更美好順遂的未來。

但曾幾何時,這些抱著愛孩子初衷踏入幼教業的人,卻變成傷害孩子的陌生人,專業的快樂場域,淪為傷害孩子的恐怖煉獄,該是倍受尊敬的「貴」人老師,如今成為祈求原諒的「跪」人老師。時至今日,不當管教已成為幼教人深怕誤入的黑暗叢林,更不是一塊警告牌祭重罰就能阻擋得了!

我認為不當管教並非罰責重就能遏止,因為當重罰產生,亦代表孩子的傷害已經造成。更何況,哪個不當管教不是在監視器下發生?調閱監視器,不也代表傷害孩子的存在事實?另一方面,再多的情緒管理課程,都只是暫時壓住某些失控行為。因此,在傷害已造成的狀況下,重罰只是撫慰人心的一種做法,並不能真的遏止不當管教。

讓幼教回歸單純的美好

在所有的工作環境中,整天和小孩相處的幼教業可能最為單純,但也因為過於單純,老師就像長期受虐的婦女,習慣被說服,也習慣被不合理的對待。在層層剝削及苛刻的對待下,他們隨時處在壓力爆炸的邊緣。你眼前所見的每座幼教獎盃,其實都是用汗與淚一點一滴的築起,用方巾一次一次抹出孩子可愛的臉,用愛牢牢的抱住每一位純真的孩子所換來的。

幼教並非什麼不專業的職業,而要如同醫生一般的敏銳、律師一般的伶俐、藝術家一般的美感手巧,教授一般的求知見解,偵探一般的抽絲剝繭,但又是誰讓這麼專業的幼教人變得不專業?

幼教人的初衷因何消失殆盡?可能的原因包含:

「少子化」造就了父母責任無止盡的轉嫁,也成就了包金包銀的孩子們;

「少師化」形成了業界寧爛勿缺的奇特現象,不專業充斥在專業的場域上;

「缺友善」來自於幼教政策的現況,犯人式無彈性管理讓人與人相處更具隔閡;

「缺地氣」很會考證照的老師不見得很會帶孩子,很會帶孩子不代表很會教孩子,很會教孩子不見得能教出好孩子,不當管教不乏評鑑績優、公辦民營的機構,也不乏知名大專院校所培育出來的師資,可見學前教育在產、官、學界均已失能;

「阻自由」平價的同時,帶來的是不當管教的危機,羊毛出在羊身上,政府長期阻礙私校收費,在人工最昂貴的時代,卻無法回歸市場自由機制,是教育最無奈的現象。

以上這些,都是抹滅幼教人初衷的真實原因。唯有徹頭徹尾檢討才是真正預防不當管教的好方法,校園生活才會回復原有的幸福快樂,成為孩子的安全堡壘。

(原文出處:天下雜誌獨立評論https://opinion.cw.com.tw/blog/profile/52/article/9629

    禾園優質托嬰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